设置

关灯

分卷(10)

    更别提摩罗迦口中那位从未听说过的老师。

    该亚村的萨满却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他哈哈大笑起来:指挥官,人类被古菌感染后也会演化成为异种啊老师说得果然没错,你们彼方囚禁生灵,互相残杀,甚至连唯一的火种都不放过,你们就是屠夫!一群屠宰生灵的恶魔!

    少年的声音尖锐,颐指在场每一个先遣特种部队士兵,环节生物异种响应他的情绪,慢慢地伸长身体,一节节褐色环圈摩擦着沙石,在地面上蠕动包围。

    它们高逾三米,体长七丈,即使是在基地里遇到也十分棘手,更何况是在危险的野外。

    士兵们的脸色变得紧张,受困的沙匪的脸色更被吓成了猪肝色。

    坐镇的指挥官却没有后退。

    你把人类变成异种,那又算什么呢?他问道。

    环节生物是低等的无脊椎动物,除了没有眼耳头足,只有一个圆筒形的裂生体腔。

    摩罗迦并不承认,他大声反驳:他们不是异种,是龙神!

    在我眼里,他们之前还是你的村民。

    老师为该亚村奉献了自己的一生,他们是心甘情愿为老师献身。

    摩罗迦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先前的阳光,他的脸色阴鸷地与风尘暴融在一起:龙神们,为老师复仇的这一刻到来了,杀了这个指挥官,杀了他们!

    他话音刚落,二十多只巨大的环节动物们如同井喷的蠕虫,瞬间从结状的纠缠中生出首尾,往周围的士兵和沙匪们扑食过去。

    没有与异种交过战的沙匪首当其冲,瞬间被巨大的身躯碾过,发出凄厉的哀嚎。

    先遣部队的士兵们连忙边退边开枪射击,企图阻止异种的靠近。

    但在异种面前,普通的枪支显得毫无作用。龙神的体腔被打穿后又迅速被细胞裂变填回,它们的再生仿佛永无止境。

    苍捷,我终于知道土堡里那只为什么会被切成那样了。

    洛小尾等人也被迫进入混战,他尝试攻击了环节动物几次,又退了回来,这哪里是龙神,这分明是地虫!不切成那样根本打不死啊!

    地虫又名地龙,全新世时期本是生活在土壤里的寡毛纲无脊椎动物。

    而眼前的地虫经历了异变,不仅体型上得到突破,原有的细胞团裂变速度也快得惊人。

    慕夜辰也切断一条异变地虫的体腔,但断成两截的躯体在地上扭曲打滚了一会,竟又生长出头和尾。

    这一幕同样发生在红巾沙匪的眼前。他作战能力高强,尚还应付得了这些异种的进攻,可周围沙匪却没有和他一样出色的身手,接二连三地被异种吞噬。

    现场顿时成为异种的屠宰场,惨叫声彼起此伏。

    摩罗迦坐在地虫身上居高临下地俯瞰,目光露出炽热的兴奋。

    但他总觉得这里似乎少了点什么。

    他环顾四周,终于看到了之前心心念念的身影。

    那身影旁边是一辆报废的吉普车,身体已经被风沙埋了大半,但那风沙中一点白色的头发,绝对不会是他的错认。

    白耗子!他想到那个月光皎洁下的躯体。

    少年眼睛一亮,立刻驱使着底下的地虫挪移过去。

    白耗子没有回应,他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仿佛失去了知觉。

    摩罗迦坐着地龙来到吉普车边,这次离得近了,他看到了插在白耗子右腹上的钢管。

    钢管很粗,足足有十公分的直径,任何人被捅穿都无法存活,更何况像白耗子这样体格瘦弱的人。

    摩罗迦一惊,几乎不敢相信他已经死亡。

    但更快的,他看到了一幅更加不可思议的景象。

    白耗子死了。

    但是白耗子的伤在痊愈。

    起初是尸体头上的伤。那是被车祸撞得凹陷的颅裂,上面还凝固着大量的血液。

    此时竟如同老树重生般地抽出鲜嫩的树皮,正在以缓和的速度修复着。

    紧跟着,尸体手上被划破的细小伤口也渐渐开始复合,白耗子的断手处几乎可以听到一种枝叶出芽般的细响。

    咳咳忽然,躺在地上的尸体胸口忽然起伏了一下,发出沉闷的咳声。

    白耗子。几乎立时侧身在沙地上蜷缩,吐出一大口暗红色的瘀血。

    白发遮挡了他的面容,但那骨折痊愈后的右手一把抓住卡在腹部的东西。

    哐当。钢管被拔出扔在沙地里,林希起身费力地靠到旁边的吉普,大口大口地喘气,容颜被掩在血色的白发间。

    白耗子摩罗迦还看到对方右腹的伤口处也生出树皮组织,渐渐被缝合了。

    白耗子似听到他的声音,头轻轻侧了侧,露出一只被血污浸润的眼睛。

    摩罗迦被吓得往后瑟缩了一下,但他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白耗子,你怎么你怎么没变成龙神!他问道。

    该亚村的村民喝了掺混试剂的水,身体会慢慢长出环节,白耗子更早地喝了试剂的水,他明明应该变成更纯粹更纯正的地龙。

    摩罗迦震惊,又一遍驱使着地虫靠近确认:白耗子,你怎么没有龙神的体纹?那些树皮是怎么回事?!

    少年质问道。

    林希背靠车边,再次的躯体修复又一次汲取他为数不多的生命养分,熟悉的腹痛又席卷而来,他捂紧中腹,竭力维护自己颤抖的语调,极尽嘲讽地抬眼。

    你还看不出来吗,我不是人类。

    摩罗迦愣住,他明明听到过白耗子的胚层检测结果。

    可现实却被无情地推翻,林希的声音再度响起:还有,我也不是白耗子。白耗子是实验鼠的意思,你打一开始就想在我身上试验。

    摩罗迦的预谋被戳破,脸色瞬间发白。

    土堡里的守护神死了,他拿到了试剂。

    但他不知道这个试剂会不会对人产生什么效果。

    他浑浑噩噩地来到广场的后方,看到一个外村人被彼方的士兵推搡着,押到胚层检测的仪器面前。

    白耗子。

    那时候,眼前的男人蒙头血垢,他以为那人只是囚犯,直至那天他为他擦洗身体,看到了那具苍白又美好的身体。

    摩罗迦连忙摇头,他否认着退后道:不、不是的!白耗子,成为龙神难道不好吗?你喝的药水最多,变的龙神也一定会最完美、最漂亮的!等你变成龙神后,我会每天照顾你、喂养你,我们一起守护该亚村好不好?

    他脸上存在希冀,让身下的地虫慢慢挪移过去,朝着林希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来。

    但他的白耗子没有接受他的邀请。

    林希看着他和他的地虫,从血污当中投射出来的目光透亮得让人发憷。

    摩罗迦,异种是没办法和人共存的。

    摩罗迦的手僵住。

    你胡说!你看我的龙神们都在听令我的指挥。

    人类变成动物异种后会尚存短暂时间的人智,但动物的体腔内没有容盛人类意识的人脑,它们很快会分不清敌我,连你也会攻击。

    你胡说!那我的老师呢!我的老师变成龙神,他守护了盖亚村三年!

    林希阖眼,那摄人心魄的目光终于消失了,可说出来的话却还是一阵让人感到彻骨的冰寒:摩罗迦,那三瓶试剂是人类进化室编号DL1801试剂,里面融合了人类异种血液、古菌以及地虫的基因,是第一批II代变种人的改造试剂之一,那批试剂都失败了,没有一个人类能够活下来。

    彼方都解决不了的东西,你以为你老师成功了吗?

    摩罗迦的唇嚅嗫着,这里前一刻明明还是狂热的风沙天气,但此时他却感到刺骨的生冷。

    他疯狂的脸色渐渐褪去,已经不敢去分辨林希说的DL1801试剂真相到底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