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9)


    头!接下去的三秒,他翻身从帐篷里撤出,大声喊道。

    然而场上正在激烈地交战,洛小尾的喊声被淹没在枪林弹雨当中。

    此时他们都指挥官正面对着一个身份特殊的沙匪。

    这名沙匪脸上围了层红色风巾,长巾在沙石中飞扬醒目。

    可不同于其他亡命之徒的是,这个沙匪身上没有带任何枪支弹药,使用的武器却是一把跳刀。

    一分钟前,他在沙丘后方坐镇,与赶过来的慕夜辰支援的交了手。

    他的跳刀很厉害,远远超出苍捷、洛小尾、顾洋的作战水平,但在慕夜辰面前并没有讨到好处。

    慕夜辰钳制住沙匪拿刀的手腕,利用惯性往对方身上一勾,差点将这沙匪开膛破肚。

    沙匪的反应也是速度一流,他迅速将跳刀切换至左手,同时意识到眼前的人不好对付,及时地从对方的近战范围脱离。

    两人对立而站。

    指挥官?沙匪惊疑道。

    变种人。慕夜辰肯定道。

    慕夜辰的作训服上有彼方军衔标志,很好辨认。

    沙匪的变种人标识也很好辨认。他的风兜和沙巾外的是一双长眉凤目,上挑的眼角下,有一排薄薄的鳞片。

    这是变种人进化失败后的返祖现象,

    通常一个变种人出现生物性的返祖,说明他已经没几年寿命可活了。

    沙匪似很不喜欢变种人的称呼,他脸上涌上一股青气,很快又被压制住了。

    这人笑了起来:什么时候彼方正规军会教这么阴狠的招了?指挥官,你的路数好像不大正啊?

    只要能杀你就行。慕夜辰回道。

    他想到了小白躺在沙石上无妄毙命的尸体。

    这人必杀不可。

    两人的目光电光石火间交错,慕夜辰眼中有冰冷的杀意,沙匪眼中也腾起一股戾气。

    但也就在这时,洛小尾的声音又一次高叫起来。

    他的声音惊恐破音。

    头!快撤!这里有古菌!!

    古菌。

    风沙中夹杂的声音不大,这一回很多人都听到了。

    这两个字对于人类是绝对可怕的字眼,听到的人脸色纷纷变了,下意识地闻声看去。

    视野处,一个彼方的士兵疯狂地后退,他从车上快速跳下,正端起枪往车棚里突突突地射击。

    但,还是有一个人从车棚里爬了出来。

    这人也不能说是爬。

    他穿着该亚村葛色的衣服,衣服上还有弹孔孔洞的痕迹,但后半身已经是密密麻麻的菌群。

    这菌群从他体内长出,不一会儿便溶解消化了他的手脚,让这个人类最后一个动作在停留在向上天祷告的手势中。

    紧跟着,他的身体开始在沙石上膨胀拉长,撑爆衣物上的图腾,露出一条条变异褐色的环节。

    只不到一瞬间的时间,一个活生生的人类就这么变成了一条巨大的蠕动环节生物。

    环节生物没有眼鼻,它张出一个黑洞洞的巨口,一□□吞了旁边一个来不及反应的沙匪。

    啊呜呜

    沙匪的惨叫声闷在了环节生物的消化道里。

    枪声顿时停歇了,士兵和沙匪的脸色同时变白,开始迅速撤退出异种的攻击范围。

    但这却阻止不了现场的情况,车棚里又有一个接着一个穿着葛衣服的人类滚落了下来,他们同样被古菌溶解了四肢,彼此交缠着,如同打结的结绳,有的向外爬行着,有的则开始钻起了沙土。

    他们开始变成了该亚村的图腾。

    怎么回事!苍捷连忙奔到洛小尾的附近汇合。

    洛小尾心有余悸:我不知道,头让我保护他们,结果我刚进棚就这样了里面全是打结的人体,怎么会这样?他们不是做过胚层检测吗?

    二十六个村民,在出发前明明是二十六个正常人类。

    苍捷陷入沉默,他直觉这次异变很可能和特勤科的出现有关,但最有嫌疑的小白却已经死了。

    而且小白在死之前,至始至终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中,并没有时间去动手脚。

    他无法理解,连忙找寻慕夜辰的身影。

    慕夜辰此时还站在原地,他的脸色发着白,目光紧紧盯着蠕动的环节动物们。

    也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扭曲黏腻的生物中响起。

    一个少年慢慢地攀爬到异种的背上。

    指挥官大人,你在杀死老师之前,想不到我会为了你创造了这么多龙神吧!

    脖子上的银色锡片随风沙乱舞,摩罗迦伸手抚摸着身下的异种,目光带着得意疯狂又怨恨的笑容。

    村子里被一群自称彼方的士兵占领了。

    他们说这里不久后会有兽潮来袭,为了减免村里的人伤亡,这个部队的指挥官要让整个该亚村迁移,说是要带他们到一个很安全的基地里去。

    但老师也是从基地里出来的。

    摩罗迦想了想,他决定先去寻找老师商量这件事。

    于是他悄悄躲开士兵,来到了土堡。

    土堡是老师在该亚村的住所。一年前,老师没有办法再变回人类,他便一直在那栖息着。

    摩罗迦轻车熟路地潜了进去。

    随后,他在土堡里看到一坨堆砌的尸体。

    腐败的液体在地上横流着,腥臭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但老师已经不再挪动,也不再裂变。

    他不会再帮助该亚村抵御异种,不会再帮该亚村辨别古菌,也不会再帮该亚村肥沃土壤。

    让该亚村兴盛起来的老师,死了。

    保护该亚村的龙神,也死了。

    摩罗迦大脑一片空白。

    隔了一会儿,他听到了外面士兵的走动声。

    以及指挥官的声音。

    带他去做胚层检测,看看有没有被古菌感染,是否有可能是变种人。

    古菌感染、变种人、胚层检测。

    村子里只有这群人敌视异种。

    也正是他们进村后,老师才出了事。

    一定是他们杀了老师。

    摩罗迦狠狠地握紧拳,他目光开始憎恨、疯狂的怨恨、甚至想杀人。

    但他们是士兵,他们能杀了老师,他什么也报复不了。

    摩罗迦绝望,他开始在土堡里搜索一切的蛛丝马迹,企图能找到复仇的工具。

    直至一个抽屉打开,他看到了三个小小的崭新的试剂。

    试剂下,还压着一张泛黄的纸条,来自一年前老师的笔迹。

    致下一代守护神。

    第13章 摩罗迦

    荒沙里,环节生物昂起了躯体,它们完全无惧恶劣的自然气候,在狂沙中壮大滋长,充满着异种的威胁。

    慕夜辰抓住身后军用匕首,将匕刃从鞘中一点一点抽出。

    这次行动除了异种和变种人,我不记得有杀过其他人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