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8)

    慕夜辰没说话。

    他还活着吗?摩罗迦脸色白了,白耗子是我的,他是我的,你快把他还给我。

    少年毫不掩饰地宣誓着占有,说得越来越着急,恨不得揪着指挥官的领口说话。

    旁边的士兵立即又将人拦了下来。

    慕夜辰当即取消了让林希回去的打算:他很好,不过他在我这边更安全。

    不行!我要见白耗子,我要确认他没有出事。

    摩罗迦继续执着着,但慕夜辰已经没有打算再和他交流。

    临走之前,他看了眼生病的平民,让苍捷再调几个军用的帐篷替换掉平民自带的简陋篷,并安排部分食物和清水。

    等到他安顿好该亚的村民,返回自己帐中的时候,却发现林希已经站在营帐门口。

    林希穿着平民的衣服,笔直的裤腿和绑靴将身形衬得修长,他用手倚着帐门,也不知站了多久。

    你怎么出来了? 慕夜辰问。

    林希的目光从该亚村村民的位置缓缓拉进,落在慕夜辰的身上。

    帐篷里闷,我想出来看看。林希回道。

    慕夜辰点头。

    林希还站在原地,他又看着远方医务队长的忙碌,忽然问道:指挥官大人,你对谁都这么好吗?

    慕夜辰一愣。

    指挥官大人,你是不是对谁都是这样他唇轻轻弯起,看上去像个很和善很温良的弧度。

    慕夜辰皱眉,下意识想否认。

    不是。他回道。

    林希看着他。

    他们是流落在外面的人类。慕夜辰想了想,彼方对外接济平民,我是指挥官,应该向他们提供帮助。

    林希垂下眼,神情被拢在阴影里。

    那我呢?慕夜辰听到他低声的很轻很轻地问。

    你也是人类。他回道。

    林希没有说话,他转头,看向帐篷里的小桌子。

    桌子上,放着刚刚那只被自己喝得干干净净的空碗。

    怎么了?慕夜辰的话在耳边再度响起。

    这语气现在听着明明是陌生的语调,但林希之前却有一瞬间的天真觉得他是在关心自己。

    没,没什么。林希回过头,我听说指挥官大人是救世主,救过很多很多人,所以忍不住好奇地想问问

    初升的阳光还没有什么热度,暖煦的风吹来,轻拂着他的衣服,他冲着慕夜辰笑。

    谢谢大人能这么远来救我们。

    慕夜辰一愣。

    他下意识地觉得这个笑容很不好看,但却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

    有什么东西从他身边漏走,他错过了。

    然而林希没有再问什么,他安静地重新回到营帐。

    他依旧很温顺的样子,可眼里刚刚泛起的光却渐渐消失了。

    林希开始知道,自己是人类异种,是不被人承认的人类,是会杀戮同类的刽子手,是和眼前这个人陌路上的两条背行线,永远不会行在同一个方向。

    这里有一瞬间温暖,是他产生的错觉。

    他决定定不再在这里浪费自己仅剩的时间。

    身体渐渐恢复后,林希开始在军营附近活动,计划逃离的路线。

    营帐设在沙漠中的一处沙丘边,这里有低矮的植被,可以掩盖人类的活动,避免被附近觅食的异种轻易发现。

    慕夜辰在此处设立了临时屏障,规划了该亚村村民的活动范围。

    但林希是指挥官军帐里出来的人,先遣部队的士兵并没有人对他的活动范围做过多限制。

    林希逛了一圈后,便发现一个离营地东侧不远的一处小土坡。

    土坡凹凸不平,看上去像是普普通通的地面,可林希却紧紧盯视了好一会儿,忽然蹲下身用手测了下地表的动静,随后开始熟练地用手挖沙。

    不一会儿,砂石被刨开,一排蕴在土里温孵的大型卵体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林希目光渐渐亮起,复又不动声色地将土掩埋了回去。

    入夜,慕夜辰出帐巡营,留下林希一个人在帐中休息。

    等到指挥官和几个变种人的脚步声走远,林希从行军床上爬起,迅速翻出窗帐,悄无声息地落在沙土上。

    营地前篝火通明,没有人发现隐在暗处的他。

    林希又暗暗地观察了四周,熟练地躲过两批巡查的士兵,从土坡处取出一颗鸟卵,借着朦胧的黑夜来到彼方的军用吉普附近。

    吉普是指挥官乘坐的车辆,林希伸手在后备箱摸索了一会,撬开了后座钥匙,将鸟卵轻轻塞了进去。

    随后他又用军备遮掩住,轻轻关闭了车厢。

    这时,有一队士兵自军车边走来。

    林希侧身闪进吉普车底盘。

    洛哥,咱头为什么要救白耗子?

    因为好看呗!

    可我听苍大哥说头在怀疑他。

    那也是因为好看。

    那为什么头要把他留在自己的帐子里?

    还是因为好看呗!小孩子不懂别瞎问。

    哦。

    士兵的军靴簌簌地在车边踩沙而过,往其他地方行去。

    林希又等了一会,直至附近的谈论声彻底消失,这才从车底钻出,准备撤回军帐。

    但也就在这时,他的眼角忽然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一愣,双瞳迅速聚焦,但在看清那人是谁的时候,又是一愣。

    沙漠里的明月很大很圆,颜色也很白,白的渗人。

    月光下,一个少年正虔诚地朝天空参拜着。

    这是在营地的外围,四周没有篝火,少年全身发着抖,却不依不饶地足足磕了伏拜了九次。

    第九次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晶莹的试管。

    试管的颜色是红色的,管口有个菱形的标志,印刻着一个L。

    少年将试剂放在胸口祷告,随后轻轻地打开、倾倒。

    晶莹的红色液体在月光下如注地落入水盆之中,一圈一圈地泛开。

    最后一滴溶液有人很快与水交融在一起。

    少年起身,端着水盆兴奋地离开。

    盆里有液体洒出。

    少年一愣,又马上小心翼翼地端着,仿佛在呵护珍贵的宝藏。

    从始至终,他没有注意到隐在暗处的林希,也没有看到林希在他离开之后,来到他祷告过的土地边。

    土地上,有溶液洒出的痕迹。

    林希撮了一小撮湿润的土壤,迟疑地放在鼻间闻了闻。

    很快,他辨别出了味道。

    那是他喝过的,带着一股消毒水与铁锈的水的味道。

    第11章 他死了

    一股凉意从心底升起,林希看着湿润的土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