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章破处【润滑油,手指,破处HHH】

    “我愿意当颜爷的性奴,只要钱给够,多痛苦我都能熬下去。”

    漂亮的异色双瞳仰望着他,带着哀求和讨好,看得男人心中愉悦。

    修长的手指还带着一枚黑色的戒指,冰凉的银戒在嫩滑的脸蛋上轻抚。她的皮肤极好,比他养过的所有女人都要好,年轻的肉体足够紧致弹滑,还没受过蹂躏的皮肤更是长得娇嫩异常,指尖轻抚下只觉得滑稽得如同香脂。

    若是拿皮鞭抽打,那显现出的伤痕和印记应该也是极美的。只是今天,他怕是不能尽兴得调教,因为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他,要破她的处女之身。

    “你想在这里还是床上?”

    今天的商颜温柔得有些不可思议,或许是因为卿纯处女的身体,他起了一点点怜惜之心吧。

    “床上吧,床上软一点。”

    卿纯缓缓躺到了床榻上,整洁的灰色床单上还留着男人身上的味道,陌生得让她害怕。而此刻更让她害怕的是已经压下来的男人,他的体温比她高出不少,粗壮的大腿缓缓顶开少女的双腿,坚硬的膝盖顶到最深处时,卿纯抓住了商颜的手臂。

    “破处会很疼吗?”

    男人墨色的眼眸凝视着她,她始终是个小女孩儿,再傲慢也无法遮掩心里的恐慌。

    “会,但是你不是有痛觉缺失症吗?”

    卿纯咬了咬唇,望着身上的男人声音细微。

    “有,但只有一部分,我的指尖和一部分皮肤没办法感觉疼痛,但我没试过下面…………”

    男人沉默了叁秒,在少女惊慌的眼神中低头吻了下去。

    她第一次接吻,被男人含着唇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勉强张开唇后,男人粗粝的舌头猛然侵入攫取了她所有的呼吸。

    “唔…………不……………”

    少女被男人压着,连呻吟的声音都变小了许多,无奈得抓着床单承受他凶猛的吻。

    卿纯还记得她第一次吻商颜的时候,是在卿慕的面前,为了报复她强吻了商颜。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商颜是何人,只当他是个普通的富家子弟。

    商颜不喜欢接吻,养的这些情人没几个吻过他,因为他嫌脏,不喜欢。

    而现在,他却对卿纯吻得极深,恨不得将她的小软舌吞进自己的腹中。商颜做的最多的梦就是和卿纯湿吻,自从那天被她吻过唇后,商颜心底出现了一丝瘙痒,他反复得用指腹摸唇,想回味感受当时的温软,可再怎么回想也无法体验当初那份酥痒的快感。

    所以,现在他要好好品尝这份柔软,把梦境照进现实。

    “嗯…………”

    男人吻得激烈,甚至还发出了几声享受的呻吟。少女的头在男人的掌中无法动弹,只能任凭他左吻右含肆意索取。

    直到她快要窒息,卿纯抬起手拼命推搡,她真的一点呼吸都没有了,在挣脱男人的封堵后拼命得呼吸新鲜空气。

    银亮的口液拉成长丝,商颜抬起头,眼尾红得吓人,健硕的胸膛更是起伏得厉害,他兴奋起来了。

    男人的膝盖顶着她的下身,卿纯下意识夹紧。

    “分开。”

    严肃得让人无法拒绝,卿纯咬着唇垂着眼最后还是分开了双腿。

    “张大点。”

    男人觉得还不够,用力一顶,吓得少女把双腿开到最大。

    “白虎啊?”

    卿纯不懂,只是婆娑着水眼儿茫然失措。商颜的手指轻轻扫过那片无毛的私密地方,触感软得一塌糊涂。

    “呃…………”

    她害怕,又觉得羞耻,呻吟着表达自己的恐惧。男人并不在意,两根修长的手指探下去轻轻摩挲着分开那一条窄缝。

    “嗯…………不…………别摸…………”

    她小声抗议,却没有任何用处,男人的手指依旧插进了那窄小的孔缝里。商颜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他稍稍动了动,又用了点力气这才勉强进了一根手指。

    “果然是处,就吃得进一根手指。”

    卿纯强忍着委屈望着身上的男人,她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只求着他能温柔一点。

    商颜拔出了手指,或许是因为害怕,下面的肉穴是干的,勉强插进去的手指也只有一点点水液,他看着自己胯下的庞然大物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心里想着如果现在强硬着直接插进去,这柔软的处女穴估计会被他撕裂。

    才第一次就玩坏,这以后可就没办法尽兴了。

    卿纯还捂着胸脯,商颜拔出手指后就起身下了床。她有些慌了,以为他不满意她的身体反悔了。

    “颜爷!我真的是处女!我没骗您!”

    商颜并没有说话,只是走向了柜子拉开抽屉,在里面的瓶瓶罐罐里挑出了一瓶润滑剂。

    “我知道,所以需要这个。”

    黏腻冰滑的液体倒在了少女的私处,商颜的大掌搅和着润滑液开始揉搓肥厚的花瓣。